中部学院大学·中部学院大学短期大学部

留日感言

还记得初来日本,走下船时,是兴奋。往后的5年就要在这陌生又熟悉,邻近又遥远的国土生活了。说陌生,这于我确是一处陌生的地方,然行于路间又总能不经意的发现那植于根处的中华,让人倍感家的温暖。说距离,不过七八个经纬度,却又像数学公示般在等号前加上了什么,是孤独。

  下船拿上行李后,语言学校老师的女儿来接我们了。路上依旧有同伴,不至那般感慨,也就止于进入公寓了。10多平米的单人间,不大,很小,却让人在心理上将其无限拉扯,如果由心所想能成画,那一定是孤身一人漂流在大海上吧,家的遥远总在夜里袭来,人也总在这时,才读懂了家人的眼泪。

  然而我是幸运的,别科时过半的同学与我住在同一公寓。闲来无事时亦可串门胡闹,生活也不尽是那般难熬。学校里,除了黄老师以外都是日本人教师,皆是温柔的人。虽已毕业,但那小教室里,依旧有着一排来自各地的身影吧,依旧有那些可爱可敬的教师吧,依旧响彻着练习日语的声音吧。每每路过,皆有流年忘返之情,想必那段光阴于我一生是美好的。

  至于现在,那时的同窗基本都散了,留下数人倍觉珍惜,也交了些损友。大学的授业相对宽松,自由的时间很多,留学生或是打工,或是学习,日子就这么过下来了。难说有什么不同的大学经历。

  自然,也不能说完全相同,在日留学总还是有那么些让人感慨的地方。国民素质确不是中国能比较的。公共卫生亦或是礼仪,皆能感到日本人在为社会与他人着想,即处世。我虽念不出多少夫子的处世之论,但想必其所授之学便是如此了吧。我还记得曾写过几篇论文,帮我审查的是金川老师,那些论文交还于我时,已满是红笔改正的文法与论文内容。竟不由的想起鲁迅先生的文章《藤野先生》。想必金川先生对我是寄以期望的吧,自觉又不是什么大器,便信而谓之为日本先生的态度。

【投稿者  经营系 经营专业2年 费宇煊(来自湖北省 十堰市)】


返回页首